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学习 >

唐任伍:经济复苏战是中国的生死战,对中国未来发展关系极大

2020-07-30 18:56 浏览:

习近平总书记7月21日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,我们要增强信心、迎难而上,努力把疫情造成的损失补回来,争取全年经济发展好成绩。现在的关键问题是,如何恢复被新冠肺炎疫情耽搁的经济发展进程,实现GDP正常增长。

可以说,经济复苏战是中国的生死战,中国实现高质量的、保障一定速度的GDP增长,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关系极大。

第一,大力发展实体经济,做大做强制造业。

制造业是一个国家工业化的基础和“母机”,是实体经济的灵魂,是经济活动的主要参与者、就业机会的主要提供者、技术进步的主要推动者。未来国家之间的竞争实际上就是实体经济的竞争,未来战争打的就是制造业。

因此,中国在发展虚拟经济、服务业的同时,一定不能丢掉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。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39个大类、191个中类、525个小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,具有完整的100%的工业体系,这是国际竞争力和国防军事实力的基础,是抵御被外国卡脖子的能力。

但是,中国的工业体系尚处在中低端层次,制造业水平是“大”而不“强”,当务之急就是要将中国的制造业发展到世界强国前列,制造业技术、水平和国际市场份额要位于世界顶尖地位,这样才能保证中国在世界之林中的话语权,才能免受外国列强的欺负。

无数严酷的事实告诉我们,一个绝对完整、不求外人的工业体系,一个以制造业为四梁八柱的强大的实体经济,是中国应对各种风险的现实选择。

当然,这种工业体系一定要有高技术的支撑,而先进的高技术是不能靠引进的,是用钱买不来的,必须依靠自身的原始创新。

第二,建设众多的世界一流企业。

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,是GDP的创造者,没有大批的世界一流企业作为国家经济的支柱,国家的实力就无从谈起。

而世界一流企业,一要有标准贡献能力,要掌握标准制定的话语权,才能掌握国际市场竞争的主动权。我国虽然有少数企业在产品和技术方面达到了世界一流企业水平,但大部分企业缺乏国际化和世界一流企业的标准意识,在标准的国际话语权方面大多处于失语、缺位状态,离世界一流企业标准要求还有距离,能够真正成为行业标准和规则贡献者的世界一流企业寥寥无几。我国虽然是ISO六个常任理事国之一,但制定的标准数量不到总数的1%,提交ISO、IEC并正式发布的国际标准占比仅有1.58%。

二要具有引领行业发展趋势的能力,要能够通过原始创新的技术,成为推动本行业全球发展、高质量发展的领军企业。

三要掌握核心技术和基础材料,尤其是在芯片、光刻机、工业机器人、高端机床、火箭、大飞机、发动机、生物医药等尖端领域,一定要掌握核心技术和核心材料,才能免受他国打压和卡脖子,获得盈利,实现GDP增长。

上一篇:在一个风险社会里怎样做出最优决策?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