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学习 >

在一个风险社会里怎样做出最优决策?

2020-07-30 18:56 浏览:

一直以来,大家对后疫情时代或者疫情本身做了很多讨论,但是对一些深层次的思考还比较缺乏。

我有一个疑问——我们怎么在一个风险社会里做出最优决策?世界已经发生改变了,我们的决策规则也要改变,如果墨守成规,我们可能会犯很多错误。

我们现在相当于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时期,这个时期虽然在总的历史上尺度并不长,但是它带来的影响非常大。在这样一个充满风险的社会里,很多人的偏好是不稳定的,可能会经常改变目标。很多人都会选择风险规避,甚至有可能会做出一些在主流经济学看来是非理性的行为。

在这样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有三个关键词值得注意:一是“黑天鹅”,二是“灰犀牛”,三是“大白鲨”。

所谓“黑天鹅”,就是说这种事件非常罕见,但破坏力很强,发生概率很低。

“灰犀牛”是说这种事件大概率会发生,但现在不会发生,比方说环境污染,或者珍稀动物的逐渐濒临灭绝。

至于“大白鲨”,大家可以想象,在一片平静的海洋里有一条大白鲨,它一直在这里,但是你不知道它在海洋的哪个地方。你现在要做决策,比如要不要下海捕鱼?如果不去捕鱼,你就可能饿死;但如果下海捕鱼,轻者会受伤,重者会被咬死。请问你现在怎么办?

这个例子有点像是疫情影响下的世界,我们要做很多决策,但是决策本身就是一种风险,你不做决策肯定是不行的。没有“大白鲨”是一个世界,有了“大白鲨”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这跟“黑天鹅”不一样,“黑天鹅”是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,几乎没有办法做准备。也不是“灰犀牛”,“灰犀牛”是知道这个事情会发生,只是它现在不会发生,所以也可以不慌不忙地生活。

但是“大白鲨”事件不是这样,你知道它随时可能发生,可是又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发生,也不知道它以什么方式发生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在很多方面要抛弃过去经济学的一些理念,掌握新的决策法则,不妨称为“大白鲨”经济学。

第一个法则是确保生存第一。经济学告诉你,如果是生产者,你追求最大化利润;如果是消费者,你追求最大化效用。但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生存第一。举个例子,比如说你是企业家,你要买股票,一个股票是高风险高收益的,另一个股票是低风险低收益的,你会买哪个?在常态世界这很简单,期望高报酬的话肯定是选高风险项目。但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生存是第一位的,如果你选了低风险项目,你至少大概率能活下去。

所以这个时候决策原则不再是利润最大化,而是生存第一。这在博弈论里叫做“最大最小”原则,意思是说做决策不是选哪个收益最大,而是选在所有可能损失的情况下,哪个成本最小。这就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讲的,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