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学习 >

王鼎:清代的“屈原”

2020-07-30 18:56 浏览:

2012年岁杪,惠西平兄从西安打来电话,希望代为邀约一位清史专家,写一本有关王鼎生平事迹的书,当即应允。孰料先问传记组诸位,后又在清史编委会遍加征询,皆辞以未做专门研究。相关论文文章无多,又集中于王鼎死因的探讨,却引起我的强烈关注:一个枢阁重臣,竟会在圆明园的军机处自缢,以死抗谏么?

那时我调到国家清史办已近两年,尽管是苦读恶补,初不识王鼎为何许人也。急找来相关史籍,阅读中越来越受到感动和震撼,也为这样一个人竟被尘封忽略深感歉疚,遂致电西平,表示自己愿意试试。两年过去了,虽不能说全部,但我绝多业余时间都献给了王鼎,交出这样一份答卷,用眼下的话来说,也是蛮拼的。本书不能说是一本单纯的王鼎传记,笔者所力图呈现的,还有两朝中枢的政治运作,有与王鼎同时的一些大臣。

在我国的历史上,除却那些贪酷庸劣的官员,从来都有认真做事的人,有热衷作秀的人,有既做事也作秀的人,王鼎属于前者。清朝至嘉道间已是盛极而衰:苗变、教变、民变、兵变,统治者强力镇压的模式未变;治漕、治盐、治河、治边,常也是理乱愈纷,按下葫芦浮起瓢。

正是在这样一个时代,王鼎一步步走向高位,靠的是拆解难题的能力,是勤恳务实的作风,更是品德和节操。清人喜用“有守有为”形容清正明练的官员,王鼎应是这方面的典范。

他曾多次奉旨往各地办案,曾历仕六部中的五个部,也曾任顺天府兼尹和短期署理河南巡抚、直隶总督,堪称救火队员,所至无不竭尽心力。

王鼎学养深厚,廷试在第六名,翰詹大考皆位于前列,诗文兼擅,却没有留下一部诗文集。这对本书的写作带来很大困难,笔者则怀有别样的敬重,为他的专注于国计民生,也为他不屑于追逐生前身后之名。王鼎是一位被长期遮蔽的爱国英杰,然其风骨气节,足以映照千秋,启悟今人。

嘉道两朝天子都致力于振刷衰靡,惩治贪腐和积弊,任用了不少清廉果决的能员,各有一番作为,各也好景不长。数十年间,但见这些栋梁之材起落无定,革职流遣,如那彦成、吴熊光,如明亮、松筠,如邓廷桢和林则徐,一个个尘土满面。比较起来,王鼎应说是幸运的,嘉庆帝将他视为“特达之知”,道光帝赞扬他“言谨事敬”,在朝40余年几乎未经受任何挫折。即使最后一次陛见时争执嘶吼,甚至去拉扯皇上的龙袍,道光帝也仅是微露不悦,轻声劝慰一两句后离去。几天后王鼎以死诤谏,因他有着特别的敏感和自尊么?非是,比个人自尊更重的是国家体面和民族尊严!王鼎希冀以生命相阻拦的,是那份即将签署的条约。“条约不可轻许,恶例不可轻开,穆不可任,林不可弃”,传为王鼎遗折的关键词,没有一个字说到自己。

上一篇:民国政治的一个怪象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