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国内 >

天津滨海新区爆炸,他深入险境找到这罐高危物品

2020-07-26 19:10 浏览:

“嘟嘟嘟——”急促的警报声响起,训练场上空瞬时浓烟滚滚。“侦察组前出查明毒剂种类和泄漏源,洗消组开设洗消站……”训练场外现场导调组中,一位正在指挥的老兵身材瘦削、面庞黝黑,口令洪亮有力。他就是李望,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核生化检测技师,团里出了名的“毒魔克星”。

李望

和平年代,虽没有炮火连天的战争,但防化兵们的“战场”依旧凶险万分。他们要在充满化学毒剂的环境里进行侦察,查明毒剂种类、测定毒剂浓度;要在暴露于核辐射的区域里测量辐射剂量、标记受染地域边界;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可能瞬间造成人神经性中毒、窒息死亡或是皮肤溃烂留下永久后遗症的各种化学毒剂,被戏称为和毒魔打交道的人。

2005年,李望高中毕业后迫不及待地参军入伍,这样的急迫和渴望源于从小对军人的崇敬和向往。李望的家乡在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,红军长征四渡赤水就发生在这里。李望家中祖辈、父辈都曾有过军人,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、对越自卫反击战等,“从小听着军人的英雄故事长大,对我来说,能当兵是最大的荣誉!”

2006年初,通过了严格的三个月新兵训练,李望开始正式接受防化兵的专业实操训练。起初,化学毒剂也让李望紧张。害怕是人之常情,但军人必须克服恐惧,迎难而上。“怎么才能避免出纰漏?就只有刻苦训练,把操作规程烂熟于心!”李望牢牢记着老班长的话,训练时格外细致勤奋。起初,李望被分配至洗消专业,不到半年,他通过刻苦训练就掌握了别人一年才能掌握的专业技能,又被选调至侦察专业。

训练中的李望

侦毒比洗消更具考验。为了尽快掌握技能,李望把每种毒剂与试剂反应的性状、颜色都烂熟于心,次次考核名列前茅,还被团评为了“侦毒尖子”。那时候,夜间侦毒作业在全团都是一个空白,为了掌握夜间侦毒方法,李望在没有相关教材学习借鉴的情况下,靠自己在实践中摸索总结,先后收集了3000余条实验数据,拍摄600余张毒剂反应照片,总结出了简单有效的夜间识毒要诀,并在全团推广。

后来,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奉命组建国家级陆上核生化应急救援队,拿到了千余件特种防化装备,李望主动申请参与新装备试训。钻车厢、爬车顶、记参数、查性能、录数据……那段时间,车场成了李望的宿舍,他翻遍所有装备说明书,记下满满5本学习笔记。

为了人民的安全,李望和战友们一次次向险而行。

2012年,“7·21北京特大暴雨”,燕山石化化学品储存储间被冲垮,现场出现了危化品泄漏和局部爆燃,李望所在的防化团接到命令赶往现场处置。作为侦察班长,李望第一次独立带队执行任务。部队抵达现场时,外围明火已被扑灭,李望的任务是进入存储间内部,找到泄漏点,探明是是哪种危化品、浓度多少、影响范围多大。存储间内10多个巨型密封罐,储存了不止一种危化品,李望带着四名组员进入作业,他安排两名组员沿外围测定危化品泄漏浓度和隔绝范围,自己则带着另一位组员深入核心区。